中国抑郁症网-让我们充满活力,快乐起来!

首页 > 新闻  >  走进抑郁症患者的真实世界:他们真的不是矫情!

走进抑郁症患者的真实世界:他们真的不是矫情!

06-13 自杀 抑郁症 我要评论

 

最初接触到抑郁症是因为哥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的人越来越多,乔任梁,林肯公园主唱,卢凯彤,一个接者一个,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据人民日报的一项调查估算,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但近七成没有被“识别”出来。我国每年有30万人自杀,抑郁症是其最主要原因。

纵然如此,我仍然天真以为,抑郁症和我的生活并不相关,直到今年下半年。一个朋友突然告诉我她确诊了重度抑郁,而另一个朋友因为抑郁症选择了告别。

在我的印象中,她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处于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爱吃爱拍爱发朋友圈,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便是她们都非常感性,也因此写得一手好文章。

重度抑郁的朋友告诉我,她在服用药物后,副作用及其强烈,上吐下泻,头昏脑涨,有时嗜睡,有时失眠,并且现在大脑始终处于重度脑疲劳的状态,严重缺乏多巴胺,对大部分事情都没有任何兴趣。

很难去想象,入睡前,起床后,一个人蜷曲在床上的她们,经历过何种程度的心理煎熬,也许无数次地拿起安眠药,又放下。

她曾告诉我:“虽然曾经无数次想过离开这个世界,但她要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活在这世界上,哪怕苟延残喘,也比一走了之好。”

往常到这里,下一句一般会是“因此,Soul在站内发起了一个话题”。但这次并没有,Soul没有在站内发起“抑郁症”的相关话题,但与此相关的瞬间,依然超过了五位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想有必要聊一聊这些被抑郁症所困扰Souler们了。

01

对“活着”已经失去了兴趣

这是一位因为抑郁症而数次想过轻生的Souler。

没确诊抑郁症之前,她就不止一次的有过轻生的念头。

但她还能够克制这种念头,还存有一丝侥幸,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得抑郁症。

确诊之后,她也并没遵循医嘱按时吃药,不仅仅是因为经济问题,更多的是她自己对“活着”已经失去了兴趣。

吃安眠药,用利器划伤自己。

在看《我不是药神》,她也会被里面的患者为了药而苟活的精神感动,她也很后悔自己求死的行为。

她说,她讲述自己的这些经历,只是想告诉大家,抑郁症患者的情绪很多时候真的无法自控,并非她们的真实所想。

她叙述的很混乱,说自己的身体机能下降了很多,但仍在最后感谢那些阅读完整个瞬间的Souler,祝所有人安好。

02

抑郁症是病,生病了就得吃药

这是一位被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的Souler,被确诊之后,她详细地描述了自己患病期间的悲观情绪。

“抗抑郁药物刚开始吃的时候会出现加重抑郁的情况。那时候每天晚上哭,一哭哭一个多小时,躺床上哭坐阳台上哭,打电话给闺蜜哭,不知道怎么会那么难受,比去医院之前还要难受。”

“有的时候我哭的昏天黑地旁边的室友正笑嘻嘻地给男朋友打电话,她们是那么的轻松快乐, 仿佛我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常常觉得自己被溺在水里,周围的声音画面仿佛离我很近又仿佛离我很远,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也无法理解那么无聊的一件事他们可以笑得那么开心。”

“我是双向情感障碍,或许这个比抑郁症听起来要陌生些,简单来说就是抑郁症加躁狂症,会有很抑郁的之后也会有很兴奋的时候。”

“很多人会跟我讲很多所谓的方法很多大道理,真的不需要,我什么都懂,我只需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就好了。抑郁症是病,生病了就得吃药。

03

因为我,怕自己会嫉妒死去的人。

我经常被问到:“你不是抑郁症么?怎么不去殡仪馆上班”

因为我,怕自己会嫉妒死去的人。

抑郁症患者不要指望能够被别人理解,没有得过的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不管何时何地,没有缘由地突然心情变得极其不好:觉得活着真没劲,谁都比我强,活着真没劲。耳边还有人在说,死吧,你不配活着,你去死吧诸如此类的话。

也许重度抑郁症患上绝症可能就是最开心的事情了。

我跟不止一个人说过我特别讨厌自己,但是没人对我说一句“你错了你很好”。

抑郁症患者就像是生活在一个沼泽里,他们可能奋力要挣扎起来,想要不那么悲观,但只靠自己的话可能会越陷越深。

抑郁症是病, 和其他任何疾病一样,是需要治疗的。

希望每个人去就医而不是一个人挣扎,生而为人,对不起。

04

“跳下去吧 跳下去就解脱了!”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还在一直努力的活着。

身边很多人认为抑郁症就是一个笑话,得了抑郁症的人就是在矫情,甚至被她们嘲笑拿来当一个笑柄。

太多太多人在我面前戏说“心理问题”了,听着她们一句句的嘲讽和刺耳的笑声很气愤但也觉得很可悲。

有人说我对自己太放松,可没人知道我一次次告诉自己要活下去我还不能死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

我倒没有持续性的失眠,可能会失眠半年然后好两个月就又是半年的失眠,每次给我一点儿希望就给我打回绝望。

不可避免的我会有自杀的想法,拿刀子在不起眼的地方划下的时候心里都会轻松有解脱的感觉。

现在楼上从窗户往下看的时候都不会记得自己恐高,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跳下去吧 跳下去就解脱了!”

天知道我需要多大的力气把这个念头压下去把自己从地狱拉回来。我不敢喊累,我甚至不敢想,我怕我一想我就放弃了。

我一直在和死亡搏斗,只能赢,用力把现在活到最好。

因为我可能,没有以后了。

05

这种感觉可能会让我死去

“你听的是什么呀?”

“一些治愈孤独和抑郁的歌。”

“但我看你每天笑得很开心啊?”

“我开心是因为很庆幸我还活着!”

“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活着可以让我好好体会到孤独和抑郁带来的,这谎言满天飞的世界上少有的清晰感。”

“既然你很喜欢这种感觉,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努力地治愈它呢?”

“因为这种感觉可能会让我死去。”

06

这是心灵的病,我们不要用眼睛去看

一名Souler就如何和一个抑郁症患者相处给出了几条建议。

不要阻碍他发泄情绪,引导他尽情发泄。在他们倾诉的时候,不要表现出不耐烦,不要强行灌鸡汤,说什么你还有我,要开心,不要表现出自己被波及到的负面情绪。

化解他们的自我攻击。每个抑郁症都希望自己事业有成,八面玲珑,可他们求而不得。所以困难在于如何打消这些念头,接受现状,抛弃完美主义,降低对自己的期许。

比如他在对荒废人生焦虑的时候,告诉他不要紧,人生漫长,一时得失没关系。我们要慢慢减少他们的自我攻击,扭转他们的扭曲认知,才能让他们彻底好起来。

要给他们无条件的爱。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回应你,情绪发作不是为了引起你的关注、达到某种目的,是真心求死,所以需要我们去包容他的一切行为,懒癌、不求上进、社恐等等。

不要和他们说:谁都会有这种时候的;这都是意志力的问题;你的问题有严重到需要去治疗吗?你什么时候停药啊?最重要的是:不要在他们状态不好的时候,强迫他们做任何事。这是心灵的病,我们不要用眼睛去看。

也许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起码我们应该去做到不觉得他们吵闹。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