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抑郁症网-让我们充满活力,快乐起来!

首页 > 人群 > 儿童  >  青少年抑郁症:致死率仅次于车祸,但父母对它却一无所知

青少年抑郁症:致死率仅次于车祸,但父母对它却一无所知

07-02 我要评论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一项关于抑郁症的一年期项目,项目发现,从2005年至2015年期间,全球有超过3亿人受到抑郁症的困扰。

而来自医院抑郁症门诊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14岁~28岁青少年的就诊数量持续增长。2014年比2013年增长了52%,2015年更比2014年增长了89%,而抑郁症已经成为继车祸之后,14-28岁人群的第二大致死原因。

青少年抑郁症的后果不言而喻,但更值得人警醒的是,这些青少年背负的,不仅是抑郁症的痛苦,还有父母的不理解。

如果一位青少年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有抑郁症,想要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他们父母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你好吃好喝,生活得好好地,怎么可能得抑郁症?

这种怀疑,不仅是对抑郁症患者痛苦的漠视,更让青少年产生沉重的内疚、自责情绪。这对于青少年抑郁症患者而言,是致命性的打击。

《活着,就很伟大》的作者凯文·布雷尔曾是一位青少年抑郁症患者,与主动寻求帮助的青少年患者不同,他在走向抑郁症这一深渊之前,自己放弃了获得帮助的机会,他向外界关闭自我内心,不愿接受心理医生的干预,这导致他一步一步走向重症抑郁,甚至最终计划自杀。

这本书是走出抑郁症阴影、回到阳光下的凯文,对自己的童年、家庭、青少年成长历程以及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走进抑郁症阴影所进行的剖析。

对于患有青少年抑郁症的孩子,这本书是一本过来人的经历书。。凯文直面自己在患病期间出现的自我厌弃、自责、排斥外人帮助等典型行为,力图带领青少年走出抑郁症泥潭,他想告诉这些青少年,别放弃,要知道你并不孤单。

而作为父母,这本书向我们展露了抑郁症青少年的内心世界,让我们可以学着摒除对这种心理疾病的成见,试着理解、接受并帮助孩子。

1. 他为什么得了抑郁症?

破碎的家庭

凯文·布雷尔幼时住在加拿大西岸的一座小岛上。这里的人们和这座城市一样平和、文雅。

凯文的父母虽然同住在霍布斯街上的小屋里,但是两人早已分室而居。父亲酗酒,消沉,最后患上了抑郁症。凯文从小面对的家庭便是不再相爱的父母、一个逃离家庭的姐姐和总是一个人的自己。

这样的家庭环境让凯文认为自己的家庭不正常,而这种不正常的源头是因为父亲。本应成为孩子们英雄的父亲,因为抑郁症,一蹶不振。他连自己都不爱,更别说爱别人、爱孩子。

凯文害怕外人看到正常家庭表象下自己家庭早已支离破碎的现实。他更害怕别人看穿自己的古怪、不安,害怕别人知道他对自己的憎意。

作为家里最小的男孩,他希望自己的家人互相爱护,希望自己的父亲风趣幽默,成为整个家庭的支柱,可惜,他所面临的现实是父母婚姻破碎,姐姐“弃他而去”。他对此感到无助,也感到生气。

校园欺凌

从未在家中感到快活的凯文,渴望走出家庭,到外面的世界去。

可是作为社会缩影的学校再次让凯文失望,一些孩子在学校成为恶霸,而他却成为被欺凌的对象。

他认为自己被欺凌的原因一是因为自己长了一副相对欠揍的样子,他的手脚纤细,情绪敏感,很容易哭。

对于崇尚健壮体魄和男人气的男孩群体来说,凯文很轻易就成为了被欺负的对象。凯文没有求助,但他也不知如何处理,只好任由学校生活在他身上投下更多暗淡的阴影。

凯文说,学校就是一座智力和情感的监狱。他厌恶学校,但又故意掩饰这一点。他假装喜欢家和学校,实际上家庭的混乱让他心灵空虚,他希望有人无条件的爱他。学校的霸凌让他恶心,他希望获得真正的友谊。

他越来越厌弃自己,也更怕家人发现自己被欺凌后,认同这种欺凌,他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可,但从未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认可才是最重要的。

一次,在他的金属滑板车被恶霸孩子们偷走并随意丢弃后,凯文再也无法忍受可恶的欺凌,他要求妈妈给他转学,妈妈答应了。

好友离世

直到真正置身新的小学,凯文才发现自己想要换个新环境重新开始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作为外来者,他要面临的是其他人都已成群结队的处境。

他想要有所改变,但是却处于更孤立的状态。

幸运的是,他终于结交到了人生中真正的朋友—乔丹·麦格雷戈。乔丹一家过着吉普赛人一样的生活,乔丹的父亲吉姆是一个穿卡其布彩色长裤、新百伦运动鞋的中年人。凯文喜欢他,认为他是唯一一个童心未泯的成人。

在乔丹家里,凯文和另外几个孩子聚在一起熬夜、看不适合孩子看的暴力电影,凯文感觉自由、无拘无束,在这里,他表现了少见的叛逆。

乔丹一家仿佛就是他新的家人,他们接受他、认可他,让凯文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一次,乔丹一群人和学校里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内特在篮球场发生了冲突,凯文拉住内特,想要制止冲突升级。

可是,内特侮辱了凯文的爸爸,说他是一个酒鬼和穷鬼。这句话惹恼了凯文,他第一次伸出拳头。

虽然最后,这一拳因为众人的拉扯,并没实际打出去。但凯文享受这种感觉,因为正是朋友的支持给了他出击的勇气。

和乔丹做朋友的日子是凯文一生中阳光最充沛的时光。可惜,不幸接踵而至,就在他们准备要上高中前的夏天,乔丹的生命因车祸戛然而止。

走入高中的凯文,面对好友离世的巨大伤痛和青春期的迷惘,开始逐渐消沉。虽然学校的心理辅导人艾伦约克向他敞开心胸,真诚地想要为凯文提供帮助,凯文也一度接受了艾伦的帮助。但是,就在这时,凯文写下的一首诗让艾伦判断,凯文确实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艾伦和凯文的妈妈取得联系,向她说明了情况,艾伦准备全力帮助凯文恢复,但感到内心遭暴露的凯文逃跑了,他递交了转学申请。

2. 青春期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青春期,对孩子来说是一段动荡的时期。这时候的他们,在独立和依赖之间徘徊。

身体在成熟,思维和情感却还稚嫩。他们是一群有着成人外表的小孩。家人认为他们应该独立,但在此之前,却没有告诉他们要独立,需要进行怎么样的准备练习。

青春期的躁动,让凯文渴望爱情,但又害怕亲密。对他来说,亲密关系意味着将内在的那个自己展现给另一个人,而他认为内在的自己并不值得爱。

将爱情隔离在自己的生活之外以后,这时的凯文又失去了生活的一种意义。

快乐对他来说,不再是来自内心愉悦的自然生发,而更像是一项需要完成的任务。

为了寻找生活的意义,他试图通过看书去找到那些“大问题”的答案,比如何为幸福,何为平等。他想要让自己的思想变得深沉,由此踏入成人的世界。

他还试图通过成为素食主义者或捐献衣物来完成自己的社会责任,让自己变成有用的一份子。

但最后,当他发现自己的举动徒劳无用时,他放弃了读书,放弃了进行任何追寻。此时,生活对他而言已变得毫无意义。

3. 一个人如何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

一个人能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吗?

就像你用尽注意力也无法知道自己是在哪一个时刻睡着一样,你也无法明确知道抑郁症是在什么时候入侵了自己的意识。

凯文花了几个月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得了抑郁症,而这时的他,早已深陷泥沼。

没有得过抑郁症的人,可能很难理解抑郁症患者,就像从未生育过的人很难理解生育后的母亲一样,他们中间都隔着一道“玻璃屏障”。一切都是透明的,一切又难以感知。

抑郁症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只要抑郁症患者善加掩饰,那么外人是很难从一个人的外表和社交模式里分辨出抑郁症患者。微笑的表面下是脑中横冲直撞的各种声音的拉扯。

凯文迷失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任由痛苦和悲观控制他的大脑操控台。 每天,他都需要和自己脑中的各种思想战斗,这种战斗消耗了他生存的能量,他无暇关注外在事物,时间、学习、甚至最基本的生存本能都变得毫无意义。

然而,这种状态给他带来的不止是痛苦,还有内疚。非洲的儿童连基本的温饱都无法保证,而他出生在和平发达的国家之一,对很多人来说,他过着梦寐以求的生活,但他却无病呻吟似地说自己抑郁了。他厌恶这样的自己,抗拒承认自己需要帮助。他甚至认为,他得抑郁症是缺乏社会道德的表现,自己就像一个得了精神病的骗子。

他想到了自杀。很多抑郁患者都有轻生的冲动,而有些确实付诸了行动。

凯文说,自杀是停止一切痛苦的方式。他不是不想活,但活的痛苦制服了生的渴望。自杀是解脱痛苦的途径。对于他来说,似乎自杀反而成了绝望中的明灯,因为至少你知道你还有力量反抗这种痛苦。

在一个沉闷的冬日午后,他终于感到必须去做这件事了。

他开始给妈妈和姐姐写绝笔信,他打算用酒精吞下一瓶安眠药。但是,就在这个晚上,他无限接近死亡的时刻,他说自己“触底”了。

海伦·凯勒曾经说过,有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像明天就会死去那样活着,也许每天都会过得非常有意义。

濒临死亡时,我们才知道如何去活。我们常有绝望到想死的阶段,但是真正接近死亡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死亡有多大的震慑力。

真实的接近死亡,反而成为拯救凯文的力量。他一边思考着死亡,一边意识到,他在过去过于害怕抑郁,以为死亡才是拯救他的方式。其实,死亡拯救不了他。他为自己自私的死感到羞愧。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但是对凯文来说,却是一次新生。

第二天,他决定敞开心房,告诉妈妈自己差点自杀的事情。妈妈哭了,但她也知道,凯文已经走上了自我救赎的道路,因为他终于开始直面这件事情。

4. 重生:

想要得救,才会得救。

愿意接受帮助,是凯文迈出的第一步。凯文现在终于能够理解,身体有病,人需要看医生。心理有病,人就要去看心理医生。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我们的社会却总是质疑咨询心理医生的合理性。

虽然心里有挣扎,但是凯文还是踏上了去见心理医生的道路。心理医生的帮助,让凯文感受到了一种平静。他向往、羡慕这种平静。医生引导他寻找自己是谁,帮助他破除“我没有价值”这样的谎言,让凯文能转过头来看到大家的呼唤,大家都期待他好起来,但他却因为封闭了自己的内心,没有听到。

凯文说,抑郁其实是和自己的一种无谓的较量,你越和它拼命,它就束缚得越紧。而当你放弃时,你发现,自己赢了。

慢慢恢复的凯文,开始认识到一点,过去的自己,执着于痛苦和悲观,最重要的一点原因是,将自己看作世界的中心。他对外人失望,因为他认为是别人辜负了他。但是他不曾想到,别人也许没有可以满足他的东西,也没有想到,自己拥有什么力量。当他学会用更宽广的眼界去看待生活时,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他知道,自己无需太完美,也不一定要强行快乐。他不需要向别人掩饰自己的害怕和怪癖,他也不一定有关于生活的答案,但这没什么关系。就像妈妈告诉他的:

你永远搞不清自己是谁,那只是创造自己的一段旅程罢了。

这本书是写给得抑郁症的孩子的(以及他们的父母),这本书想要说的话是,如果你感到糟透了,如果你感到生活没有意义,如果你感觉生活没有找到你,最重要的是别放弃生的意志,试着想想自己的力量,主动去寻找生活。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